Girolate

姬侯堡 GIROLATE 背後的人文故事

為了瞭解姬侯堡 GIROLATE, 我們必須先解讀這些人的基因, 是他們共同想出這天馬行空的主意。

讓- 路易. 狄斯潘 Jean-Louis Despagne,
先驱者

198112
巴黎達克賽的第三屆競賽中的第14階段: 經過13天艱難的競賽,到了由Timbuktu到Ouagadougou 間700公里的摩托車路線。這個早晨40個人在尚未上路前已然放棄, 在36個毅然決然持續的參賽者只有24人抵達目的地,他們每個人都疲憊不堪的昏倒在主辦人Thierry Sabine 懷中, 儘管如此他們每個人都在7天後順利抵達比賽終點站-達克沙灘。

內心的毅力可以戰勝一切.

這就是讓-路易.狄斯潘Jean-Louis Despagne的座右銘 ,也是他灌輸給家人的理念 «萬事皆有可能»

帝寶.狄斯潘 Thibault Despagne,
遠見者

於年僅10年時他就開始追求夢想: 成為頂尖的越野車手。

之後的寄宿日子和學校讓他的夢想嗄然而止, 但卻不能馴化他的野性。1998年他決定加入父親的事業時, 對著這心中最愛的產區, 他發誓自己有朝一日要打造出兩海之間產區最頂級的葡萄酒。

喬伊. 依立沙德 Joel Elissalde,
專家

身為一個徹頭徹尾的越野車迷 ,喬伊Joël 同時也是一名天生的葡萄專家, Elissalde 是個巴斯克的姓, 意味著無比的決心。他是一個安靜且謙遜的人, 同時也極為固執, 他的能力足以超越許多同代傑出的酒農, 多虧了他的能力, 姬侯酒得以錦上添花, 更近完美。

極致的創新

vin blanc girolate
vin rouge girolate

“追求你的夢想, 其他人自然而然會習以為常”

姬侯 GIROLATE , 在加斯貢語中代表 « 陶工的土 » , 是第一片葡萄園所在地的名稱。此地表土是黏質土壤而底下則是石灰岩, 18世紀用來建造波爾多城市的材質。

葡萄園種植了高密度的美樂(1萬株/公頃), 密度和布根地及梅多克的名莊相同, 這是第一個在這產區採用如此密度的葡萄園, 想當然爾的只有這樣才能將此地的風土表達得淋漓盡致。

緊接著其他新的葡萄園塊:

-2006年重新耕種了 « LA MEUTE » 這塊地, 也是採用高密度法來種植長相思/賽美蓉。這個小山丘與右岸的名莊遙遙對視。

-2012年第一批品麗珠進駐在 « DERRIERE CHEZ BASALINE » 一公頃一萬株密度在這片美麗的混合黏土和石灰岩的地塊生長, 由於土質堅硬的關係, 花了超過三個月時間用鑿岩錘將全部的撐木打入。

-2018年 « CÔTE MON PERE » 計畫重新種植品麗珠和馬貝克, 這個陡峭的坡地含有35% 鬆散的石灰岩, 將是狄斯潘 DESPAGNE 用來注入生命力的風水寶地。

vin blanc girolate

酒窖建在小禮拜堂並使用創新的釀酒技巧, 這技巧不久後會將風靡全球。

簡而易懂的方式 : 手工葡萄挑選後直接將葡萄倒入橡木桶進行發酵。

目的:

–  盡可能還原風土並了解每塊地的細微差異 (每個橡木桶裝有200公斤, 約等於300株葡萄藤產量) 。
–  採用媲美名貴白葡萄酒的方式來製作, 帶出葡萄最清澈純粹的果香 (100% 橡木桶發酵) 。
–  極致溫柔的提煉葡萄並採用壓榨汁來賦予酒體。

2001年米歇爾.羅蘭言道 « 10年後所有好手都將採用你們的方法, 這會是新指標 »。很快地, 參觀拜訪的人從四面八方接踵來而, 包括鼎鼎大名的哈蘭莊主人比爾.哈蘭 Bill Harlan (美國加州評分最高的酒) 帶領其團隊來參觀這創新的技術。

2009年在倫敦的一場生物動力法葡萄酒(Biodyvin)品鑑會後我們得到另一個啟發!被這種細緻和有深度的酒深深感動之餘, 我們採購了一台強化機 (dynamiseur)加上了Jacques Mell 生前的幫助下, 開始了有機和生物動力法的漫長學習旅程。

2014 年樂飛酒莊葡萄園總管安東尼 Antoine Le Petit de la Bigne (布根地的樂飛酒莊 Leflaive, 普利尼-蒙哈榭產區) 更是帶來他珍貴且專業的經驗。

他是一名身兼數職的工程師, 因為他在2006年曾經在這裡實習過, 因而非常明白我們的潛力和熱情。只有他能仔細觀察並和我們細細說明葡萄生長循環, 不忘尊重大自然,徹底理解後並為姬侯酒 GIROLATE 做出量身計劃。

姬侯酒 Girolate, 離經叛道

bottle girolate

2001 年此款酒就已經出眾非凡, 世界知名釀酒明星米歇爾.羅蘭Michel Rolland 指出 «無容置疑的一個新標準»

在一場傳奇性的歐洲評酒品嘗會中, 這款酒在盲品時大勝其他右岸的名莊, 羅伯.帕克 Parker 言道: « 需要親自嘗過才能相信 »。

姬侯 GIROLATE 自此成為杰西.羅賓森 Jancis Robinson (葡萄酒大師及記者) 口中的 «兩海之間的超級明星» 並成為酒迷心中不可忽視的酒。

素有 « 謙遜的風土 » 之稱的兩海之間突然也開始生產數一數二的佳釀,  姬侯 GIROLATE 打破了舊有的框框條條, 引誘、干擾甚至惹怒那些保守派, 英國葡萄酒作家Andrew Jefford 說我們 «努力過頭 Trying too hard » 但殊不知我們為了珍貴的風土, 動力是永無止盡。

姬侯酒 GIROLATE : 獨一無二

產區落在吉隆河右岸及波美侯和勝艾美濃左岸, 夾於加隆和多爾多涅河之間的兩海之間。

姬侯酒 GIROLATE 融合了左岸最傲人的技術和右岸最核心的葡萄, 及兩者之所長。

只要我們懂得聆聽大自然, 波爾多會是個活力和原創的產區, 姬侯酒 GIROLATE 的存在就是錚錚的鐵證。打從羅馬人種下第一批葡萄開始, 就一直不斷演化並進化。拿波美侯為例子, 短短60年間的歷史卻因為人們的慧眼發掘出其能量和潛力。

嘗一口姬侯酒 GIROLATE , 你將體驗到波爾多酒的全新風貌。

聯繫方式